杜绝路怒,做一个中国好司机!

2015-05-28 3666 已读 11
近日,由成都女司机被打事件,从而引发的“路怒症”引起社会强烈关注。公安部交管局日前披露,2012年以来,由“路怒症”导致的交通事故逐年上升。自那时至今,全国已查获“路怒”违法行为1.04亿起。中科院心理研究所曾抽取900位司机开展问卷调查,竟有三成司机承认自己属于“路怒族”。由此见得“路怒症”的疗治问题不可小视。交管部门亦表示将针对“路怒”行为加大查处力度。

按交管部门定义,所谓“路怒症”,即带着愤怒情绪驾驶机动车,俗称“开斗气车”,国外又称“攻击性驾驶”,通常表现为强行变更车道、强行超车、违法抢行、不按规定让行等交通违法行为。

  疗治“路怒症”,先要找到病因,或先要回答“驾车时为何要生气”的问题。这可试着从两个层次分而述之。首先是现场性的,身临车多、路堵、不守规矩者众、有急事而寸步难行的情境,脾性温和的驾车人可能会生生闷气,性情暴烈的主儿则不免置交通法规而不顾,铤而走险,从而酿出事故。再者姑且称之为心因性的,即先前心里就有烦心事,或股市资金被套牢,或职场竞争失利,或感觉社会不公等等,经由眼前乱象的触发,一怒而踩下油门,造成严重后果。

  从多年“路怒”的症状看,无论是现场发作,还是心因诱导,“路怒症”与其被看成是一种个人心疾,毋宁更反映着社会的普遍焦虑。交管部门的大力查处当然对“路怒症”的治理不无效果。事实上驾车族都清楚,城市交规的制订与执行确是越来越细、越来越严了,对酒驾、醉驾的严罚不留情面,对“严管一条街”交通违规的苛刻处理,对执行系好安全带、驾驶时严禁打电话等细小规章不厌其烦的提醒和警示,如此等等,都明示着交管部门日益增大的工作量(道路上的协警越来越多也是明证)。但由“路怒症”导致的交通事故逐年上升的事实,正说明单靠交管一家,难以从根本上治愈“路怒症”。至少心因性的病根仅靠加大查处力度难以根除。

  成都女司机被打事件后的滔滔舆论中,也有外国友人站在第三方的评点,核心是批评国人做事的极度不讲规矩和少为他人着想,言辞尖锐,却不无道理。一个社会给人的真实印象或感受,比如是否焦虑,最有效的途径一般来自具体事实。从更宏观的层面看,国家正处于剧烈的转型期,经济转型之外,也是价值重建的关键时期。国家倡导的“核心价值”虽已赫然在目,但社会现实或许对人们更具影响力。或显或隐但却明白无误的社会导向(包括大学教育)毕竟是存在的:大力鼓励消费,暗示对“成功人生”的经济化定义,默认将人的尊严和社会认同很大程度上建基于其财富数量等等,总有将市场法则视作至上天条的倾向。如是价值取向下,社会焦虑乃是必然。是故,交管履职尽责外,政府、社会乃至学校、家庭,更须在“路”外下足功夫。
如何杜绝路怒,有专家提出:要学会为自己减压,车里备一些口香糖,切勿将不良情绪带至车内;保持车内适宜温度,有助于控制情绪;出门前准备周全,避免因匆忙出门忘记物品而导致不安情绪;开车别在路上争吵,退一步海阔天空;播放一些平淡一些的车内音乐。
让我们大家努力,争做中国好司机!

点牛

已有 11 人点牛

想对这篇文章说两句?

写下你的观点